设为首页加入收藏2019-10-17  星期四
当前位置:首页 » 新闻在线 » 正文
  • 北宋著名军事家王韶后裔齐聚德安共商墓园重修
1
王韶

王韶(北宋神宗朝熙河路经略安抚使)

王韶1030-1081)北宋名将,字子纯,汉族。江州德安(今江西省九江市德安县)人。

嘉祐进士。足智多谋,富于韬略。北宋神宗时礼部侍郎、枢密副使,王韶早年担任新安县主簿、建昌军司理参军。王韶葬于大河岸,王韶采及夫人汪氏葬白庙河,有王氏家谱、墓志可查。

中文名    王韶            子纯            中国(宋朝           汉族

出生地  江州德安(今江西九江德安)  出生日期  1030   逝世日期   1081

主要成就  熙河之役             江右民系

目录

1生平

2熙河之役

3评价

生平

王韶(1030-1081)北宋名将,字子纯,江州德安(今江西省九江市德安县)人[1]。汉族江右民系。嘉祐进士。足智多谋,富于韬略。北宋神宗时礼部侍郎、枢密副使,王韶早年担任新安县主簿、建昌军司理参军。王韶葬于大河岸,王韶采及夫人汪氏葬白庙河,有王氏家谱、墓志可查。

仁宗嘉佑二年(1057)进士。足智多谋,富于韬略。初任新安主簿,后为建昌军司理参军。试制科不中,客游陕西,访采边事。

神宗熙宁元年(1068),上《平戎策》三篇,详论取西夏之略,言取西夏必先复河湟,使夏人腹背受敌。由于《平戎策》既正确分析了熙河地区吐蕃势力的状况,更提出了解决北宋统治者最急迫的西夏问题的策略,其目的和宋神宗王安石变法派改易更革的政治主张相一致,因此得到北宋朝廷的高度重视和采纳,王韶被任命为秦凤路经略司机宜文字(相当于机要秘书)之职,主持开拓熙河之事务。从此以一文人出掌军事,担负起了收复河湟的任务。

神宗熙宁四年(1071年),吐蕃大将穆尔、结舒克巴等集结于抹邦山(今临洮岚观坪),直逼狄道城。熙宁五年(1072年),当时驻守渭源的王韶率兵直趋抹邦山,大败吐蕃,并在南甲(今临洮三甲)、巩令城(今临潭县八角)击败吐蕃援军,并率部筑武胜城(今临洮县城),改武胜军镇洮军。十月升镇洮军为熙州,建置熙河路,治所设熙州,领河(今甘肃临夏西南)、洮(今甘肃临潭)、岷(今甘肃岷县)、宕(今甘肃宕昌县)、亹(今青海门源境)五州。并筑南关堡(今玉井镇店子街)、北关堡(今龙门镇)、临洮堡(今巴下寺牟家坪)。对西夏形成包围的形势。

神宗熙宁六年(1073年),夏天率兵攻占武胜城(今甘肃临洮),乘胜追击,进攻河州(今甘肃东乡西南),直捣定羌城(今甘肃广河)。熙、河、洮、岷、迭、宕六州全归宋有。

2熙河之役

北宋熙宁六年(1073年),在宋与西夏的战争中,宋熙河路经略安抚使王韶率军再次进攻吐蕃,收复河(甘肃临夏)、岷(今甘肃岷县)等五州的作战。

熙宁五年,王韶率军大举进攻吐蕃,占据熙(今甘肃临洮)、岷、洮(今甘肃临潭)等州地。六年二月二十二日,克河州,熙河地区羌族首领木征逃走。旋诸羌集兵数千反击香子城(今甘肃和政),掠宋军辎重,侍禁田琼率700兵救援,进抵牛精谷,遭羌部袭击,兵败被杀。王韶急遣先锋将苗授等自河州回击,大败羌部兵。继苗授与钤辖奚起合兵再攻牛精谷诸部,再次获胜,还守香子城。二十四日,王韶又遣知德顺军景思立打开通道,尽夺羌部所掠辎重。王韶引军回击,木征复入河州,致使宋军首尾不能相顾。王韶先筑香子城,控扼要地,复遣军渡洮河(在今甘肃碌曲、岷县地区),攻克康乐城(今属甘肃),自率军破珂诺城(后改名定羌城,今甘肃广河)。四月下旬,王韶还熙州,遣军平南山之地(今甘肃临夏东)、建康乐城、刘家川堡(今甘肃广河东)与结河堡(今甘肃临洮西北),打通饷道,随而率军破踏白城(今甘肃临夏西北),转兵香子城。六月,宋诏知德顺军景思立以2000兵进筑河州。王韶率军往视,羌部兵伏南山,欲待宋军渡洮河,断其归路,集兵保天险摩宗城(俗称铁城子,今甘肃岷县东)。王韶探知,命部将王君万取捷径袭取摩宗。八月中旬,由露骨山(今临夏西南)入洮州境,因道险隘狭,下马步行。木征留部将结彪守河州,自率锐卒尾随宋军之后。王韶分兵两道,一道由部将率领进围河州,一道自率击木征。宋军连战皆胜,木征败走,结彪以城降。王韶平定河州,再克宕州(今甘肃宕昌),打通洮河路。九月十八日,宋军入岷州,该地羌族首领瞎吴叱、木令征等降。旋王韶分兵破青龙族于绰罗川(今青海东部与甘肃交界处),迭(今甘肃迭部)、洮州羌族首领钦令征、郭厮敦相继以城降。巴毡角亦以其族附宋。

点评:此役,宋军收复5州,拓地2000余里,受抚羌族30万帐,建立起进攻西夏地区的有利战线。

在开拓熙河的过程中,王韶采取招抚、征讨、屯田、兴商、办学相结合的战略方针,取得了凿空开边的重大胜利。期间,用兵有机略每战必捷[2]熙河之役,拓边二千余里,收复熙、河、洮、岷、叠、宕六州,恢复了安史之乱前由中原王朝控制这一地区的局面。并生擒木征,送往京师。熙河之役的胜利,是北宋王朝在结束了十国割据局面之后,八十年来所取得的一次最大的军事胜利。[3]对于饱受外患的北宋是极大的鼓舞,使宋对西夏形成了包围之势,达到了使西夏有腹背受敌之忧[2]的战略目标。[]蔡上翔评曰:韶以书生知兵,诚为不出之才。而谋必胜,攻必克,宋世文臣筹边,功未有过焉者也。[4]收回被吐蕃侵略的二十万平方公里故土,史称:宋几振矣!

熙宁七年,入朝,又加资政殿学士,赐第崇仁坊。

驰援熙河、数捷擒王、观文殿学士、礼部侍郎,资政、观文学士,非尝执政而除者,皆自韶始。[2]最后官至枢密副使。以奇计、奇捷、奇赏著称,京师好事者称之三奇副使

转运判官马瑊捃官吏细故,韶欲罢瑊,王安石右瑊,韶始沮,于是与安石异。数以母老乞归,帝语安石勉留之。

王安石下台后,王韶本凿空开边,骤跻政地,乃以勤兵费财归曲朝廷,帝由是不悦,罢职知洪州(江西南昌)。又坐谢表怨慢,落职知鄂州(湖北武昌)。

元丰二年(1079年)还其职,复知洪州,晋封太原郡开国侯。

元丰四年(1081年)六月二十四日,发病生疽,洞见五脏而死。享年五十二岁,赠金紫光禄大夫,谥号襄敏。

3评价

王韶在中国历史上以军事而著名,他著有兵书《熙河阵法》一卷(据《宋史·艺文六》),是中国古代著名军事家,这是为人所熟悉的方面。另据宋史艺文志,王韶亦著有《敷阳子》七卷,《王韶奏议》六卷。《全宋诗》录其诗四首,另有断句。

据王韶家谱(《茅田王氏宗谱》民国辛巳年重修)所录作于宋淳熙戊戌年(1178)的《三万家谱录》(注:三万即今德安山湾)记载:

[公文学最高,少题东林寺有泉流秀谷长时雨同,云拥庐峰白昼烟之句。自号敷阳子。时得补外,作豫老庵以庐阜,自作诗求朝贤题咏之。诗云:恭承嘉命守江滨,才到东林暂驻轮。卜筑豫寻归老地,光华须藉重名人。莲铺石砌邀新客,茅覆阶楹接旧邻。若得华篇浑碑版,山林从此长精神。所著有《敷阳集》、《忠烈》等集,凡百八卷。诸子并显于时。次子厚,字处道,以文官易武阶,继辟湟、鄯。……幼子寀,字道辅,……号南陔先生,有文集(注:据宋史艺文志有《南陔集》一卷)行于世。……]

王韶诗现可见仅五首,其中三首与东林寺有关,分别是《题豫老庵》、《东林泉(一作寺)》、《咏裕(一作豫)老庵前老松》。第三首《咏裕(一作豫)老庵前老松》,全诗如下:

绿皮皱剥玉嶙峋,高节分明似古人。

解与乾坤生气概,几因风雨长精神。

装添景物年年换,摆捭穷愁日日新。

惟有碧霄云里月,共君孤影最相亲。

——《全宋诗》卷六七八[5]

首联写老松历尽风雨沧桑的典型外貌及高风气节,用比喻、拟人手法,十分形象,其中高节为诗眼,统领全诗。颔联承首联而来,写老松在天地风雨的沐浴、熏陶下,气概非凡,精神百倍。颈联与尾联对比来写,言自然界一切都在变化,年年换日日新,只有老松高大伟岸,饱经风霜,几乎是变化世界的活见证,老松的品格只有陪伴他长大、成熟的明月才是最了解、最亲近的。

元丰三年(1080)年,王韶请于朝,重建(或扩建)东林寺。王韶所建豫老庵也当在元丰三年,王韶卒于元丰四年六月,可见这首诗当是王韶最后岁月的一种心态的反映。作为历尽风雨建有赫赫战功的老将军,他以老松自比。他为人正直,有谋略,在朝廷敢于直言,他拓边熙河,是王安石富国强兵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,影响是巨大的。可见,首联正是老将军的自我形象的写照。颔联是自己历尽风雨、建立军功(他一生中最值得骄傲的事业)的人生总结,写来仍然精神百倍。据《宋史·王韶传》载:韶欲罢瑊(注:马瑊),王安石右瑊,韶始沮,于是与安石异。数以母老乞归,帝语安石勉留之。王韶的事业是在王安石的支持下而建成的,亦因与王安石在用人方面之异而罢知洪州,回到故里。颈联、尾联对世事多变的感叹,当是这段生活的回顾,帝语安石勉留之,使王韶深感自慰,好在云里月在天上)知道他、理解他。

宋史列卷第八十七 王韶[2]

宋史 列卷第八十七王韶(子厚 寀)

王韶,字子纯,江州德安人。第进士,调新安主簿、建昌军司理参军。试制科不中,客游陕西,访采边事。
  熙宁元年,诣阙上《平戎策》三篇,其略以为:西夏可取。欲取西夏,当复河、湟,则夏人有腹背受敌之忧。夏人比年攻青唐,不能克,万一克之,必并兵南向,大掠秦、渭之间,牧马于兰、会,断古渭境,尽服南山生羌,西筑武胜,遣兵时掠洮、河,则陇、蜀诸郡当尽惊扰,瞎征兄弟其能自保邪?今唃氏子孙,唯董毡粗能自立,瞎征、欺巴温之徒,又法所及,各不过一二百里,其势岂能与西人抗哉!武威之南,至于洮、河、兰、鄯,皆故汉郡县,所谓湟中、浩亹、大小榆、枹罕,土地肥美,宜五种者在焉。幸今诸羌瓜分,莫相统一,此正可并合而兼抚之时也。诸种既服,唃氏敢不归?唃氏归则河西李氏在吾股掌中矣。且唃氏子孙,瞎征差盛,为诸羌所畏,若招谕之,使居武胜或渭源城,使纠合宗党,制其部族,习用汉法,异时族类虽盛,不过一延州李士彬、环州慕恩耳。为汉有肘腋之助,且使夏人无所连结,策之上也。神宗异其言,召问方略,以韶管干秦凤经略司机宜文字。
  蕃部俞龙珂在青唐最大,渭源羌与夏人皆欲羁属之,诸将议先致讨。韶因按边,引数骑直抵其帐,谕其成败,遂留宿。明旦,两种皆遣其豪随以东。久之,龙珂率属十二万口内附,所谓包顺者也。韶又言:渭源至秦州,良田不耕者万顷,愿置市易司,颇笼商贾之利,取其赢以治田。帝从其言,改著作佐郎,仍命韶提举。经略使李师中言:韶乃欲指占极边弓箭手地耳,又将移市易司于古渭,恐秦州自此益多事,所得不补所亡。王安石主韶议,为罢师中,以窦舜卿代,且遣李若愚按实。若愚至,问田
  所在,韶不能对。舜卿检索,仅得地一顷,既地主有讼,又归之矣。若愚奏其欺,安石又为罢舜卿而命韩缜。缜遂附会实其事,师中、舜卿皆坐谪,而韶为太子中允、秘阁校理。后帅郭逵上韶盗贷市易钱,安石以为不足校,徙逵泾原。
  帝志复河、陇,筑古渭为通远军,以韶知军事。五年七月,引兵城渭源堡及乞神平,破蒙罗角、抹耳水巴等族。初,羌保险,诸将谋置阵平地,韶曰:贼不舍险来斗,则我师必徒归。今已入险地,当使险为吾有。乃径趣抹邦山,压敌军而阵,令曰:敢言退者斩!贼乘高下斗,师小却。韶躬披甲胃,麾帐下
  兵逆击之,羌大溃,焚其庐帐而还,洮西大震。会瞎征度洮为之援,余党复集。韶命别将由竹牛岭路张军声,而潜师越武胜,遇瞎征首领瞎夔等,与战破之,遂城武胜,建为镇洮军。进右正言、集贤殿修撰。复击走瞎征,降其部落二万。更名镇洮为熙州,以熙、河、洮、岷、通远为一路,韶以龙图阁待制知熙州。
  六年三月,取河州,迁枢密直学士。降羌叛,韶回军击之。瞎征以其间据河州,韶进破诃诺木藏城,穿露骨山,南入洮州境,道狭隘,释马徒行,或日至六七。瞎征留其党守河州,自将尾官军,韶力战破走之,河州复平。连拔宕、岷二州,叠、洮羌酋皆以城附。军行五十有四日,涉千八百里,得州五,斩首数千级,
  获牛、羊、马以万计。进左谏议大夫、端明殿学士。七年,入朝,又加资政殿学士,赐第崇仁坊。还至兴平,闻景思立败于踏白城,贼围河州,日夜驰至熙。熙方城守,命撤之。选兵得二万。议所向,诸将欲趋河州。韶曰:贼所以围城者,恃有外援也。今知救至,必设伏待我,且新胜气锐,未可与争。当出其不意,以攻其所恃,此所谓批亢捣虚,形格势禁,则自为解者也。乃直扣定羌城,破结河族,断夏国通路,进临宁河,分命偏将入南山。瞎征知援绝,拔栅去。
  初,思立之覆师也,羌势复炽,朝廷议弃熙河,帝为之旰食,数下诏戒韶持重勿出。及是,帝大喜。韶还熙州,以兵循西山绕出踏白后,焚八千帐,瞎征穷蹙丐降,俘以献。拜韶观文殿学士、礼部侍郎。资政、观文学士,非尝执政而除者,皆自韶始。官其兄弟及两子,前后赐绢八千匹。未几,召为枢密副使。熙河虽名一路,而实无租人,军食皆仰给他道。转运判官马瑊捃官吏细故,韶欲罢瑊,王安石右瑊,韶始沮,于是与安石异。数以母老乞归,帝语安石勉留之。
  安南之役,韶言:决里、广源之建,臣以为贪虚名而忘实祸,执政乃疑臣为刺讥。方举事之初,臣力争极论,欲宽民力而省财用,但同列莫肯听,至以熙河事折臣。臣本意不费朝廷而可以至伊吾卢甘,初不欲令熙河作路,河、岷作州也。今与众异论,偿不求退,必致不容。韶本凿空开边,骤跻政地,乃以勤兵费财归曲朝廷,帝由是不悦,以故罢职知洪州,又坐谢表怨慢,落职知鄂州。元丰二年,还其职,复知洪州。四年,病疽卒,年五十二。赠金紫光禄大夫,谥曰襄敏。
  韶起孤生,用兵有机略。临出师,召诸将授以指,不复更问,每战必捷。尝夜卧帐中,前部遇敌,矢石已交,呼声震山谷,侍者往往股栗,而韶鼻息自如。在鄂宴客,出家姬奏乐,客张缋醉挽一姬不前,将拥之,姬泣以告。韶徐曰:本出汝曹娱客,而令失欢如此。命酌大杯罚之,谈笑如故,人亦服其量。韶交亲多楚人,依韶求仕,乃分属诸将,或杀降羌老弱予以首为功级。韶晚节言动不常,颇若病狂状。既病疽,洞见五脏,盖亦多杀徵云。子十人,厚、寀最显。
  厚字处道。少从父兵间,畅习羌事,官累通直郎。元祐弃河、湟,厚上疏陈不可,且诣政事堂言之,不听。绍圣中,用荐者换礼宾副使、干当熙河公事。会羌酋瞎征、陇拶争国,河州守将王赡与厚同献议复故地。元符元年六月,师出塞。七月,下邈川,降瞎征。九月,次青唐,陇拶出迎。遂定湟、鄯。诏赐陇拶姓名曰赵怀德,进厚东上阁门副使、知湟州。既而他种叛,合兵来攻,厚不能支。朝廷度二州不可守,乃以畀怀德,而贬厚右内府率,再贬贺州别驾。
  崇宁初,蔡京复开边,还厚前秩,于是羌人多罗巴奉怀德之弟溪赊罗撒谋复国。怀德畏逼,奔河南,种落更挟之以令诸部。朝廷患众羌扇结,命厚安抚洮西,遣内客省使童贯偕往。多罗巴知王师且至,集众以拒。厚声言驻兵而阴戒行,羌备益弛,乃与偏将高永年异道出。多罗巴三子以数万人分据险,厚进击破杀之,
  唯少子阿蒙中流矢去,道遇多罗巴,与俱遁。遂拔湟州。以功进威州团练使、熙河经略安抚。三年四月,厚帅大军次于湟,命永年将左军循宗水而北,别将张诫将右军出宗谷而南,自将中军趋绥远,期会宗哥川,羌置陈临宗水,倚北山,溪赊罗撒张黄屋,建大旆,乘高指呼,望中军旗鼓争赴之。厚麾游骑登山攻其背,亲帅强弩迎射,羌退走,右军济水击之,大风从东南来,扬沙翳羌目,不得视,遂大败,斩首四千三百余级,俘三千余人。罗撒以一骑驰去,其母龟兹公主与诸酋开鄯州降。厚计罗撒必且走青唐,将夜追之,童贯以为不能及,遂止。师下青唐,知罗撒留一宿去,贯始悔之。厚将大军趣廓州,酋落施军令结以众降,遂入廓州。超拜厚武胜军节度观察留后。明年,罗撒复入寇,永年战死,羌焚大通河桥以叛,新疆大震。厚坐逗遛,降郢州防御使。已而赵怀德约降未决,厚以书谕之,怀德即纳款。还厚旧官。入
  朝,提举醴泉观,卒。赠宁远军节度使,谥曰庄敏。
  寀字辅道。好学,工词章。登第,至校书郎。忽若有所睹,遂感心疾,唯好延道流谈丹砂、神仙事。得郑州书生,托左道,自言天神可祈而下,下则声容与人接。因习行其术,才能什七八,须两人共为乃验。外间欢传,浸淫彻禁庭。徽宗方崇道教,侍晨林灵素自度技不如,愿与之游,拒弗许。户部尚书刘昺,寀外兄也,久以争进绝还往,神降寀家,使因昺以达,寀言其故,神曰:第往与之言,汝某年月日在蔡京后堂谈某事,有之否?昺惊骇汗浃,不能对,盖所言皆阴中伤人者。乃言之帝,即召。寀风仪既高,又善谈论,应对合上指。帝大喜,约某日即内殿致天神。灵素求与共事,又弗许。或谓灵素,但勿令郑书生偕,
  寀当立败。即白帝曰:寀父兄昔在西边,密与夏人谋反国。迟至尊候神,且图不轨。帝疑焉。及是日,寀与书生至东华门,灵素戒阍卒独听寀入。帝斋洁敬待,越三夕无所闻,乃下寀大理,狱成,弃市,寀窜琼州。
  论曰:神宗奋英特之资,乘财力之富,锐然欲复河、湟,平灵、夏,而蔡挺、王韶、章楶辈起诸生,委褒衣,树勋戎马间。世非无材,顾上所趣尚磨厉奚如耳。观挺之治兵,韶之策敌,楶之制胜,亦一时良将。薛向虽无三子劳,而董漕边饣襄,不乏仰给,持重枢府,不启事端,又其善也。若厚之降陇拶、瞎征,取湟、
  鄯、廓州,功足继韶。而嗣昌造衅北伐,乃悖于向,可胜诛邪?虽然,佳兵好还,道家所戒,卒之寀以左道杀,綖以铸钱陷,此非其验也与。

参考资料

  • 1  王韶 (宋朝 .维基百科 [引用日期2013-07-14]
  • 2   脱脱等 .宋史·王韶传(卷328) :中华书局 ,1977
  • 3   冯瑞等 .王韶《平戎策》及其经略熙河 :兰州大学学报(社会科学版) ,2002
  • 4   蔡上翔 .王荆公年谱考略 :上海人民出版社 ,1973
  • 5   北大文研所 .全宋诗·王韶诗(卷1409) :北京大学出版 ,1998

保存 | 打印 | 返回